昨日
昨天一朋友失恋了,说害怕孤独,想买只狗来养。早上十点赶到同和,陪他一条一条的乱晃,究竟是运气差了些,平日里满大街的狗贩子现在都消失了。 就那样,晃悠晃悠的就晚上了,然后吃饭,喝酒,然后在网吧通宵玩英雄联盟,他几年前玩过几次,现在根本就不会玩。有人跟我说她谈恋爱了,事实上,我们认识才那么一会儿啊,突然的就心里有点慌乱,脑袋过载,死机了。揉揉发疼的脑袋,我想我该去弄点药吃一下。想想也就放弃了,很多东西还是不要想明白的好,就像现在,明明是朋友失恋了,怎么他满不在乎,我却难过呢?不明白就不要去想,只需要装作很专业,很明白的样子就行。匆匆的说了晚安,下一次的晚安又得多少年后呢?一晚上就玩一个星妈,默默的不说话,一直重复着加血加血然后超神然后赢。7点才从员村回来,8点睡觉,十点就再也睡不着了,心里不踏实,噩梦就来了。脑袋很疼,很疼,得亏忘记了做得是什么噩梦,这会心还不安稳一个劲的砰砰砰。盯着天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