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佩佩的日志《此生,画地为牢》

同事的100元被风吹向操场,红色的钞票随着狂风在空中肆意的打着圈儿,走走停停,根本不顾丢了它的人此时此刻,焦急万分的心情。“哇,原来,钱包外面的世界这么糟糕,狂风肆虐,黄沙漫天,一片浑浊中分不清天和地,一点儿都不好玩!”终于,风停了,它找了个旮旯躲着避风、它在等待下一位的主人带它会回家。

第二天清晨、隔壁班的老师找到同事,说,她们班的孩子捡回了那张红色钞票。听到这里,心里滋味陈杂,也只有七八岁的孩子,才这么“干净”,才会把老师说过的“拾金不昧”当作一种美德,把老师的一句表扬当成万分的荣耀,呵呵,一群傻小孩。看着他们天真的表情,没有愁苦的容颜,依旧明亮的眼睛发呆,心里问自己,假如有月光宝盒,愿意回到他们的时代吗?问出问题的同时就有一个声音瞬间否定了我的发问,还附带解释:成长是痛苦的,小时候就羡慕大人的不被管束,好不容易长大,我不是自虐狂,我不要再经历那种痛苦,而且还要重新上学,这是最痛苦的。(就在今天早上上完早操,他们进教室开始晨读的时候,我从他们身上看到了当年自己的影子,我讨厌,甚至痛恨每天早上晨读开始,意味着,一天的折磨要正式开始!看着那些小小的身影,我只能无奈的笑笑,宝贝们,但愿你们不要像老师一样。)

“我本来特别喜欢手工的,可是听我父母说生意不好做,我肯定不行,所以我放弃了。”“我本来特别喜欢唱歌的,可是家里说不现实,所以我放弃了。”“我其实最不喜欢,也不适合当老师,可是好多人说这是铁饭碗,脸上有光,我就来了”……每个人都在不知不觉地听从权威的催眠和诱惑,彻底斩断了和自己内心相通的道路。想走的路上到底有什么,我们不知道,也永远不会知道。因为我们在还没有用心体会之前,就让自己选择了放弃和远离。我们做的不开心,一点儿都不开心,想逃,想放弃,可是又不知道逃了之后等待自己的是什么?适合自己的是什么,总结起来还是我们不够勇敢。胆小懦弱,怨天尤人,是我们的通病,虽然我们不愿意去承认…不过想想也是,世界这么大,所有人都在努力打造属于自己的天空,我们还真没有资格去抱怨什么。

好多人说,学生时代的爱情是美好的。是,不用考虑面包,只要足够的激情,你爱我我爱你,这就是爱情。刚步入社会的我们还是不肯向现实妥协,但是已经世俗的我们依旧在寻找建立在物质基础上的爱情,一次,两次,终究没有结果后开始迷茫,自己到底要什么?一直以为“恋爱是恋爱,婚姻是婚姻,它们是不一样的”这句话只在书上存在,可是当身边的人真实的说出来时,犹如一记闷棍,我不甘心,可是我也说服不了别人。周围有无数个声音再说,有个道理是:“贫贱夫妻百事哀”又有个道理是“太有钱的男人不靠谱”。“要看人品,要看家庭条件,要看有房,主要要对你好”!呵呵,我想说,提了那么多先决条件后,还想要全心全意对我好的,可能吗?前有狼,后有虎,我们该怎样选择,才能万无一失呢?“爱情”,因为爱情,才有婚姻的不是吗?可是怎么会,现实的婚姻如此可怕,闪婚闪离,七年之痒,出轨婚外情…怪不得会被形容成坟墓,我们在自掘坟墓,就连墓碑名都要想好!

从少年到青春,再到成年,我们一路走来,一路放弃,一路再走。我们对自己越来越陌生。年少时的无知和刁蛮,自大和放纵,青春时的柔弱和虚荣,迟疑和叛逆,成年后的斤斤计较,不可理喻,这些过往里的自己根本不是内心的幻影,而是曾经真真实实且活生生的自己。于是什么都不想求,也不敢去要,只想被动地等待,等着冥冥中的安排,向这原地待命的自己扑面而来。然而,无奈的是,常常遇到的又是那烦恼和违心的人生。

痛苦久了,就会陷入冬眠;冬眠久了,就会陷入自我的催眠。自设的牢笼,何时才能被自己打开?画地自限的思维之墙,何时才能被自己砸开?我感觉自己快要发霉了,我想晒太阳,天快点晴起来吧,求求你了。

版权声明:若无特殊注明,本文皆为( )原创,转载请保留文章出处。
小劣博客

小劣博客

骨有三分傲,情得一点痴

正文到此结束

热门推荐

发表评论

    正在提交中...

    captcha
    请输入验证码

    已有 4 条评论

    1. 画地为牢

      1. @土耳其首都:我们总在给自己加上一个又一个枷锁

    2. 现今社会“拾金不昧”已变成很陌生了。

      1. 劣

        @李明:一直在想,我们的民族节气,民族自豪感是什么时候开始没有了的,国人思想上的积弱,需要追溯到宋朝吧,最惨的是清朝,文人一跪之下,民族垮掉了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