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

【第五天】我在广州

【第五天】我在广州
今天没有过多的东西要说,真的,工作的事情需要讲究个缘分,我觉得缘分到了,机会也就到了,急也没用。像我同学,天天去面试,结果还是天天在面试。他说每面试一次,他就被打击一次。想想,这何尝不是一种锻炼,或许我心态比他好一些,所以不管受了怎样的冷落,又或者是被人怎么对待,跌倒了,自己爬起来,拍拍灰尘就可以继续上路。我倒是想看看这个社会还能弄出些什么花样来,只要满怀着希望,我就有理由相信,所有的冰冷都只是一时的,还是那句老话,黑暗就会过去,我将迎来光明。嗯,今天随手写了首诗,也放进来充一下字数吧。说真的,我是越来越懒了,懒得动脑去想,懒得去记录下来,这不是个好现象。对了,今天有件值得高兴的事情,我终于研究出怎么抢房东的宽带了,哈哈,这会儿可以美美的看电影啦。为了那些曾经许过的承诺,努力!              ...

【第四天】我在广州

【第四天】我在广州
      今天广州的气温大概是11°C,我好像是感冒了,喉咙有些痒痒的感觉。不过我觉得应该是这里的空气不好才这样的,嗯,明天要穿厚一点。      今天米狸说她想我了,貌似这年头会想我的人很少了吧,小小的惊讶一下。我怎么觉得现在的日子和在学校差不多呢?我还是偶尔的出去溜达一下,然后大多数时间都是宅在住的地方。怎么说呢,就是越来越不喜欢太过于喧闹的地方。当然了,我依然是个吃货,依然对吃的没有抵抗力,每天都愁着该怎么搭配着来吃。      还是说说工作的事情吧,好多朋友都问我工作找的怎么样了。说大的进展嘛,其实一点进展都没有,销售的倒是有很多给我打电话让我过去面试,不过我现在还是想先找一份可以学点技术的工作,待遇可以差一点,关键是我可以学到东西。如果硬要说有多大的进展,我想就是我越来越清...

【第三天】我在广州

【第三天】我在广州
发现我还是比较喜欢吃煲仔饭和荷叶蒸饭,味道真的很好。今天又一次为自己的不慎密买单,想想我也是大头虾(大头虾,粤语,是糊涂蛋的意思)一个,回到广州了,才慢慢的发现很多事情我都忘记了,或者是是当时我压根就没考虑到这些方面的东西。突然间发现自己很多时候都是凭着一腔热血去做事情,当然,这是粉饰得比较好一点的说法,说得不好就是3分钟热度,头脑发热。这些都是不好的地方,需要慢慢的改掉。有几个房地产的给我打电话让我去面试,不过我觉得还是先压一压的好,这里找工作水有点深,一不小心就会被淹没了,连个浪花都没有。更何况,我更倾向于找一份可以学到一技之长的工作,而非随便的得到一份offer,我现在才是实习,如果我再不给自己充电,学得一技之长,我觉得我这辈子也就这样了,与其在外麻木的用生命去换取那么一份只能治肚饿的工资,还不如回家种地去。嗯,今天又比昨天更加明朗了一些自己想要什么,虽然今天我是那么的沮丧,c...

【第二天】我在广州

【第二天】我在广州
这是第二天了,还是没找到工作,不过我觉得我开始有一点眉目了。今天在大学城里闲逛了几个小时,一直在看那些安静的环境,那些忙碌的人,我就像是独立出去的一个人一样,就这么静静的看着,慢慢的让自己平静下来,虽然很多问题依然没有被解决,可是有那么一丝的正能量正在生根发芽。妹妹问我今天有什么感想,突然间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可以闲得下来的人,要么早点工作,要么早点回家吧。一想到我这样在吊儿郎当的浪费时间就会在心里觉得很难受。终于理解了一句话,叫做书到用时方恨少,嗯,确实是这样的,越来越觉得自己需要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很多,从前在学校里学习到的东西究竟是浮躁了一些,对现在的我帮助不是很大。不过也不能否认以前学到的知识的积极作用。没有那么一段刻苦钻研的岁月,又怎么有一个好的基础让我能更好的去学习更多的东西充实自己。很遗憾的是现在住的地方网络实在太差了,很多东西都不可以接着研究下去了。只能在这里跟嘟嘟说声抱歉...

【第一天】我在广州

【第一天】我在广州
      今天是回到广州的第一天,也算是我开始正式踏入这个我现在都还没有多少方向感的社会的第一天。说真的我比别人幸运很多很多,我有一个很爱我的姐姐。虽然她一直在说找工作的事情她不会帮我,她需要我用这3个月的时间慢慢去找工作,好好体会各种面试,各种招聘会的历程。她把我介绍给她的学弟后就把我放养在大学城里了,想想也是,不放养的真的就长不大了。      我还有一个妹妹,她也在广州,虽然不在大学城,可是想想也让人觉得很温暖不是?很感谢她,一直在鼓励我。为了那些希望我过得好的人,为了不让他们失望,我就必须掘强的活着,一直坚强的活着,我要做的事情那么多,一定可以做到的,虽然时间可能会很长很长。      今天在师兄的工作室待了很长的时间,看到了一群年轻人创业的热情,我觉得,或许他们现在是真的什...

藏头*天涯海角

藏头*天涯海角
其一天 地方为证,涯 边寂寞垂。海 上孤独客,角 声知向谁?其二天 下凄凄芳草心,涯 边寂寞问谁明。海 峡无际回娘划,角 落有声萧瑟鸣。